<button id="l4v98"></button><strong id="l4v98"><pre id="l4v98"></pre></strong>

    <dd id="l4v98"><noscript id="l4v98"></noscript></dd>
    1. <tbody id="l4v98"></tbody>
    2. <th id="l4v98"></th>

      <button id="l4v98"></button>
      1.  

        加速布局工業互聯網 見證中國速度

           日期:2021-04-02     來源:《經濟》雜志-經濟網     作者:李雪嬌     評論:0    
        核心提示:今年全國兩會上,工業互聯網再次成為熱點話題。進入21世紀,一代代國人用勤勞和汗水澆灌的工業之樹越加茁壯,被稱作世界工廠的中國,通過互聯網的梯子,開始向上攀登,不僅快速與國際接軌,還加足馬力,朝著網絡、系統集成、平臺自動化、軟件大數據、工業云等

        今年全國兩會上,“工業互聯網”再次成為熱點話題。進入21世紀,一代代國人用勤勞和汗水澆灌的工業之樹越加茁壯,被稱作“世界工廠”的中國,通過互聯網的梯子,開始向上攀登,不僅快速與國際接軌,還加足馬力,朝著網絡、系統集成、平臺自動化、軟件大數據、工業云等工業互聯網涉及的方向延展生長。

        經過幾年的起步期,我國工業互聯網初見成效,特別是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大考下,很多工業互聯網平臺企業積極投身于抗“疫”活動中,利用新技術手段在防疫物資供需對接、物資統計、產能提升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工業互聯網如今在各地遍地開花,進一步賦能產業,加快探索步伐,成為接下來需要關注的問題。

         

        各地蓄勢待發

         

        “工業互聯網的提出,成為制造業創新發展的核心點,是我國工業向著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過渡的重要抓手。”北京科技大學教授、北京物聯網學會理事長王志良在接受《經濟》雜志、經濟網記者采訪時表示,這些提法的內在邏輯都是通過數字賦能,全面鏈接人、機、物,提質增效降本,推動中國制造加速向中高端邁進。而工業互聯網,是實現以上效用的基礎。

        在新一輪信息化革命浪潮下,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加速重構,工業互聯網抓住了機遇窗口期,“中國智造”逐漸登上世界舞臺。工業和信息化部會同工業互聯網專項工作組各單位發布《工業互聯網發展行動計劃(2018-2020年)》,落實實施10余項落地性文件,不斷完善政策體系,實施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工程,帶動總投資近700億元,遴選4個國家級工業互聯網產業示范基地和258個試點示范項目,打造了一批高水平的公共服務平臺,培育了一批龍頭企業和解決方案供應商。中國信通院發布的報告顯示,2019年,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規模已達到2.13萬億元,同比增長47.3%。預計2025年,這一數字將突破5萬億元。

        在政策促進下,我國工業互聯網不斷刷新高度和速度,工業互聯網進入快速成長期。今年1月,工業互聯網專項工作組制定出臺了《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行動計劃(2021-2023年)》(以下簡稱《三年行動計劃》),為工業互聯網謀劃推進未來一個階段的發展工作?!度晷袆佑媱潯诽岢隽宋宸矫?1項重點行動和10大重點工程,著力解決工業互聯網發展中的深層次難點、痛點問題,推動產業數字化,帶動數字產業化。

        “工業互聯網平臺的發展不是一場個人的100米賽跑,而是一場4×100米的接力賽,工業互聯網平臺表面上是平臺企業之間的競爭,背后其實是一個國家智能設備、工業控制、工業網絡、工業軟件等基礎產業的競爭。”賽迪智庫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楊春立向《經濟》雜志、經濟網記者提到,未來我們要下大力氣抓好工業互聯網關鍵核心技術突破,全局性謀劃、戰略性布局、全國一盤棋齊心協力完成這場接力大戰。

        為了拓展工業互聯網應用廣度和深度,讓“啞”設備“活起來”,把工業全流程都“連起來”,全國各地方已經開始對工業互聯網有所布局。

        今年3月,湖南省工信廳公布第二批省級工業互聯網平臺名單,國網湖南省電力有限公司能源大數據平臺等18個工業互聯網平臺在列。至此,全省共認定26個省級工業互聯網平臺。這些工業互聯網應用在裝備制造、鋼鐵、機械、陶瓷、能源等多個領域,加速個性化定制、網絡化協同、智能化制造、服務化延伸等新模式新業態推廣。

        山東省青島市起步較早,在“從0到1”上取得了靚麗成績。3月16日,青島市工業互聯網專項工作組召開第二次會議,對工業互聯網在全市的大規模推廣應用進行了部署,會上發布的《關于加快建設世界工業互聯網之都實施“工賦青島”專項行動計劃》(匯報稿)提出,青島要通過推動3大計劃,共12項任務,以工業互聯網構筑起“數字青島”的產業底座,探索“青島能突破、山東能推廣、全國能借鑒”的發展模式。

        近日浙江省政府印發《關于下達2021年浙江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的通知》提到:完善工業互聯網平臺體系,實施“5G+工業互聯網”工程,形成量大面廣的新技術融合應用場景。

        據《經濟》雜志、經濟網記者不完全統計,僅2021年,就有10余個省區市陸續出臺政策規劃來促進工業互聯網行業的發展。場景推廣、平臺設立層出不窮。下一步,這些如雨后春筍般建立的園區和示范基地,如何實現從單環節改造向體系化互聯過渡?工業大數據的互聯互通和價值挖掘又該如何體現?

         

        謹防一哄而上

         

        “關于各地方工業互聯網政策的爭相出臺,有幾個地方需要關注:一是強調頂層的規劃設計和底層的制度技術建設相結合,在提出全國性、全局性行動計劃的同時,技術標準、核心技術、信息安全等一些必須的基礎技術、制度領域也有相應的安排。二是強調融合下的應用場景開發,這是工業互聯網能夠真正發揮作用、創造價值并最終徹底改造工業和制造業的前提。三是強調開放和合作,無論是技術研發還是實際應用都不再局限于國內。”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副研究員鄧洲這樣向《經濟》雜志、經濟網記者回答地方工業互聯網高質量發展的問題。

        “融入工業互聯網是大勢所趨,但要謹防一哄而上的快節奏,不然成了‘爛尾樓’,容易造成資源浪費。”中關村信息技術和實體經濟融合發展聯盟(中信聯)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周劍提供了另一個思路。他向《經濟》雜志、經濟網記者表示,統籌推進工業互聯網,是另一種形式的基礎設施建設,從新基建的角度來看,各地都是以推廣基礎技術為主,差別并不會特別大。

        實際上,我國不同的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功能特點、定位、運營方式、部署方式和成熟度差異巨大。例如有些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提供商是賣平臺,但自身并不運營,開發商或者制造企業可以基于該平臺構建自身的工業互聯網應用;有些工業互聯網平臺的開發商同時也是平臺運營商,對中小企業賣會員服務,對大型企業開發專用平臺,例如樹根互聯、東方國信和寄云科技等;有些工業互聯網平臺目前還只是面向自身的應用,支撐自身業務;有些平臺概念很大,但實際如何運營和盈利模式還不清晰。

        同時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應用,也存在私有云、公有云和混合云等部署方式。目前市面上的工業互聯網平臺還主要以支撐單項應用為主,例如設備的遠程運維,未來很有可能形成孤島平臺。

        “加上技術更新換代速度快,如果應用場景沒有跟上,再先進的基礎設施也會沒有用武之地。”周劍認為,各地工業互聯網發展要將有限的資源集中發展、集約發展、有效發展,充分調動地方積極性,支持各地建設具有地方特色、產業特點的工業互聯網。例如各地要基于資源稟賦、支柱產業和優勢產業,對區域工業互聯網生態布局進行差異化的設計,做深應用,夯實制造業數字化發展新基礎,打造產業鏈堅韌、供應鏈敏捷的產業體系,形成良性互動的“雙循環”發展機制。

        第四次工業革命方興未艾,工業互聯網作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重要基石,對新技術的應用,將成為決定國家力量對比的關鍵因素,也是影響和決定工業發展的根本動力。特別是信息技術、生物技術、新能源技術等廣泛滲透到各個領域,大數據、云計算和移動互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同機器人和智能制造技術融合發展,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抓住工業互聯網的機遇,是全面強化科技創新力度,為工業發展增添強勁推動力。

         

        找清思路事半功倍

         

        在3月7日閉幕的全國政協十三屆四次會議上,工業和信息化部原部長苗圩提到我國制造業現狀,引發了持續的討論和熱議。他說,“推動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經濟發展中的重大戰略任務。在全球制造業四級梯隊格局中,中國處于第三梯隊,實現制造強國目標至少還需30年”。

        苗圩表示,我國制造業發展成就很大,但大而不強、全而不優的局面并未得到根本改變,基礎能力依然薄弱,關鍵核心技術受制于人,“卡脖子”“掉鏈子”風險明顯增多,制造業占GDP的比重下降得過早、過快,不僅拖累當期經濟增長,影響城鎮就業,還將帶來產業安全隱患,削弱我國經濟抗風險能力和國際競爭力。

        從2015年起,中國工程院開始每年持續發布“制造強國發展指數”。該報告數據來源于世界銀行、世界貿易組織等權威機構的最新統計,而且有一套制造強國評價指標體系。直到今天,“制造強國發展指數”都將中國制造業排在全世界的第三梯隊中。

        鄧洲認為,中國制造業整體發展水平并不低,目前還存在的一些低端的制造業是市場需求導致的,并不是技術水平的問題。“中國很多制造業部門都擁有全球最先進的生產能力,雖然存在‘卡脖子’的領域,但也有其他國家(包括發達國家)難以擁有的優勢,整體上看發展水平不低。”鄧洲表示,中國工業的數字化水平發展歷史較短,但在一些最領先和最前沿的數字化應用、業態創新上可圈可點。

        “接下來,工業互聯網的發展,以及中國工業、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最大考驗是:如何利用制造業、互聯網已經具備的優勢(包括規模優勢和產業體系的優勢),引領全球工業數字化轉型。”鄧洲談道,與之前工業和制造業轉型升級不同,數字化轉型過程中中國已經站在世界領先地位,沒有經驗可以借鑒和復制,需要從根本上調整相應的政策和制度。

         

        加強研發應用

         

        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發展工業互聯網,搭建更多共性技術研發平臺,提升中小微企業創新能力和專業化水平。從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提“發展工業互聯網平臺”算起,“工業互聯網”已連續第4年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

        當前,工業互聯網平臺與新技術的融合應用日益深入,覆蓋場景日趨廣泛,涌現出了一批“平臺+”創新解決方案,顯著提升了平臺核心能力,拓展了平臺發展空間。“平臺+5G”提升設備遠程運動控制精度,“平臺+人工智能”提升智能產品檢測效率,“平臺+ AR/VR”實現降低設備運維成本,“平臺+區塊鏈”實現低成本、高可靠數據共享利用。

        互聯網帶寬的增長。傳感技術的發展、計算和存儲能力的迅速提升、IT架構向組件化和微服務轉型,將帶動工業互聯網的廣泛應用。然而,將傳統軟件改造為服務并非易事,老設備的數據采集和互聯還需要花費高額的成本和時間。因此,工業互聯網要真正普及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盤和林認為,不同企業的數字化轉型訴求不同,就制造業企業轉型而言,如果能夠建立一個普適性的工業互聯網,那么企業轉型或許會變得簡單很多,這也正是各地提出“示范園區”“標桿工廠”的意義所在。盤和林接受《經濟》雜志、經濟網記者采訪時表示,數字基礎設施的建設一方面將直接拉動當地經濟增長,另一方面也為很多企業的數字化應用研發提供條件。

        《三年行動計劃》將大中小企業融通發展列為重要任務之一。提出支持大型企業引領推廣、中小企業廣泛應用的融通發展模式,鼓勵領先企業推廣供應鏈體系和網絡化組織平臺,打造符合中小企業需求的數字化平臺、系統解決方案、產品和服務,帶動中小企業的數字化能力提升和訂單、產能、資源等共享。

        隨著技術推進和行業滲透率的不斷提升,恰恰給企業提出更高要求,在狂飆猛進的工業互聯網領域,更需要通過差異化為自己爭得一方席位。

        此外楊春立表示,工業互聯網是知識產權最密集的先導性技術產業領域。近年來,我國工業互聯網熱度高企,工業互聯網領域知識產權數量逐年提高,但從地域分布來看,美歐等發達國家的相關知識產權能力領先于我國,特別是我國工業互聯網平臺部分核心軟硬件高度依賴國外技術產品。工業互聯網領域的基礎共性技術如何突破、自主知識產權的標準如何推廣應用、知識產權如何運營、檢驗檢測如何有效開展、創新成果轉化如何有效對接產業發展等,均需要加快完善工業互聯網質量基礎設施來支撐和保障。“通過構建產業共性基礎公共服務平臺、建立工業互聯網知識產權導航目錄、建立工業互聯網產業大腦,圍繞工業互聯網產業鏈、供應鏈和價值鏈,促進工業互聯網領域的技術創新和可持續發展。”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全年征稿 / 資訊合作
         
         
         
        推薦資訊
        可能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