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l4v98"></button><strong id="l4v98"><pre id="l4v98"></pre></strong>

    <dd id="l4v98"><noscript id="l4v98"></noscript></dd>
    1. <tbody id="l4v98"></tbody>
    2. <th id="l4v98"></th>

      <button id="l4v98"></button>
      1.  

        特斯拉事件的反思:發展針對智能汽車的全新檢測標準勢在必行

           日期:2021-04-29     來源:騰訊網    評論:0    
        核心提示:根據有關數據,特斯拉目前車載軟件系統的代碼數量已經突破1000萬行,這是個什么概念呢?與手機操作系統作比較,鴻蒙2.0的代碼數量為800萬行,安卓系統的代碼數量為1200萬行。也就是說,一輛特斯拉汽車,其車載系統的復雜程度已經跟智能手機系統相當。這意味著,特斯拉在軟件上出現bug的頻率也將向智能手機看齊。

        特斯拉的安全隱患問題由來已久,目前官方的強勢介入使得問題朝著有效解決邁出了重要一步。在官方的重視下,特斯拉的態度軟化是必然結果,否則,波音747MAX的停飛就是前車之鑒。

        事實上,特斯拉的問題當前正處在國家有關部門監管的盲區之中,無論國內國外都是如此。這也是特斯拉的安全隱患多年既無法得到證實也無法解決的重要原因。

        特斯拉激進的造車理念留下的巨大安全隱患

        這是由特斯拉在設計理念上的激進導致的,相比傳統汽車和大多數新能源汽車,特斯拉是“軟件定義汽車”理念的堅定貫徹者,軟件在特斯拉汽車上真正起到了靈魂的作用。這在汽車發展史上可以說是一次革命,有點類似于當年功能手機進化到智能手機的變革。

         

        這樣的變革帶來了兩個結果,一個就是汽車的智能水平前所未有地提高;另一個就是車載軟件系統的復雜程度前所未有地提高,這帶來另一個后果:軟件出現漏洞的概率也大大增加。

        根據有關數據,特斯拉目前車載軟件系統的代碼數量已經突破1000萬行,這是個什么概念呢?與手機操作系統作比較,鴻蒙2.0的代碼數量為800萬行,安卓系統的代碼數量為1200萬行。也就是說,一輛特斯拉汽車,其車載系統的復雜程度已經跟智能手機系統相當。這意味著,特斯拉在軟件上出現bug的頻率也將向智能手機看齊。

        而最大的問題就在這里,如果按照傳統汽車行業的監管模式,對有質量問題的汽車進行第三方檢測,能夠檢測出來的問題也大多局限于硬件上的問題。對于大量隱藏的、在特定條件下才會出現的軟件bug,目前傳統的檢測機構是完全無能為力的。

        執行全新的監管模式和安全檢測體系勢在必行

        那么,既然傳統汽車行業的監管模式行不通,那有沒有哪個行業的監管模式可以借鑒呢?目前來說,各國監管部門對民航客機的要求對最為嚴格,一旦飛機失事,飛機制造商是必須無條件配合有關部門的調查,提供包括黑匣子在內的各種飛行數據的。

         

        而同樣是事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問題,對以特斯拉為代表的這類高度智能的新能源汽車,在其軟件系統對車輛行駛的各個環節高度介入和影響的情況下,僅僅以民航客機的監管模式套用過來也是不足以解決智能新能源汽車在軟件上隱含的安全隱患的。

        因此,要徹底解決以特斯拉為代表的智能汽車的安全問題,必須要由國家相關部門建立一個類似于車輛安全碰撞標準這樣的一個檢測體系。專門設計一系列針對性測試,用于檢測智能汽車可能存在的嚴重軟件問題,同時,在測試的過程中,汽車生產商必須無條件對監管部門公開相關車輛行駛數據甚至部分軟件源代碼。只有這樣,才能在即將到來的自動駕駛時代,保障廣大消費者的生命財產安全。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全年征稿 / 資訊合作
         
         
         
        推薦資訊
        可能喜歡